歡迎光臨 ANNIDA 台語小知識

 
●日頭赤焱焱

 

「搶孤」是叻搶啥乜「孤」?

每年普渡節若到,宜蘭地區佫叻舉辦「搶孤」ê 活動。「搶孤」是叻搶啥乜「孤」?有學者講「孤」就是「孤魂野鬼」,若是安呢,不知掙叻搶一可仔「孤魂野鬼」卜創甚麼?

『台日大辭典』下卷139頁上欄第13行註講:搶孤:「搶分祭拜餓鬼之後的供養品」;以前討乞 ê 人卡多,普渡若到,nzyâh 多貧人成群結隊,dèh 各庄頭 le 普祭 ê 日子移動討乞。

彼個時噂,咱人有一個貫例, 祭拜完畢,收拾所供祭品 ê 時,一定會留其中 ê 一些仔,另外囥於低椅砧頂,來施捨互討乞 ê 人。主普 ê 大廟也是仝款,加供養品開放來施捨互討乞 ê 人。若看着普祭已經完、施捨 ê 物件都攏好勢,茲伊討吃 ê 人,相爭相去搶施捨 ê 物件,有時連庄裡人嘛煞搶參落去;這是「搶孤」,所搶 ê  物件叫做「孤」。

這「孤」字是錯字,應該是「酤」才。食物發酸、台語說「生酤」、「發霉」的意思,zia 引伸做「殘羹 ê 意思,因為普渡節 七月,天氣最辣 ê 時,囥歸日搭搭g供祭品,早失味啊,主祭大廟 ê 供祭品常常是進前二、三日排出來 ê ,差不多都攏已經「生酤」啦。

所以,「Hōh 你呺孤」是「kāh 你當做乞食,施捨 hō 你」 ê 意思;是表示「不情願互人,嘛佫無 hō 使得 ê 時叻講 ê 一句比較粗魯 ê 話。

攏是「孤」字惹出來 ê 問題,煞連本土學者嘛互伊牽 kah 糊塗去。

TOP

龜毛是啥乜毛

台語 "kūmo" 此句話是講「凡事挑剔,吹毛求疵 ê 人,或是彼款動作,一般使用漢字都攏寫做「龜毛」,楊清矗先生講:寫做「龜摸」才 dirf

Dictionary of  Favorlang Dialect of  the Formosan Language( Gilbertus Happart  1650  )有: ”kummaggimo 此個詞,Medhurst (1840) 譯註為:to bring into confusionkūmo此個詞極可能是由”kummaggimo此個詞演化來 ê ,原本講做 "kūzīmo" (龜芝毛),後來簡化說成 kūmo,通常借用漢字寫做「龜毛」。

其實「毛」予人有「難於處理」的感覺 (比如:nīaumo)」,所以「龜毛」應該比「龜摸」有卡傳神。既然不是漢語來 ê 詞句,其實「龜毛」、「龜摸」攏無啥乜不可V,若讀會出 “kūmo” 此個詞音可以;若beh kūmo 咧,可以寫做「佝毛」;「佝」字 [集韻]  註講是「短極醜貌,有近似 ê 意思,筆劃嘛卡少,不過 ya 是「龜」bad「龜」字 ê 人比較卡多

漢字討厭 ê 人,免管伊龜毛是啥乜毛,橫直 kūmo kūmo ê  mo,用羅馬字寫做 kūmoOK 啦。

TOP

ê 語源

有一站仔「僯孢」這句話成做真鬧熱 ê 話題。 ê (pô)  的寫法:根據報載,「民間漢學大師」杜建坊寫做「捧」,國策顧問楊清矗、作家李南衡及其他媒體大概都攏寫做「扶」,網上有人講:有人寫做1「捊」。 

Dictionary of Favorlang Dialect of the Formosan Langguage(Gilbertus Happart 1650 ) 有:”poa” 此個詞,註講是「to bring forth fruit 」 ê 意思僯葩」 ê 」極可能是逶  ”poa” 此個詞演化來 ê 「伸出雙手,向前托起一粒西瓜,或是一葩葡萄 僯葩」的姿勢。 

 pô 除衍生出「拍馬屁」 ê 意思外,「抬起一端」 ê 意思,親像:「抬起木頭的一端」,講做:「起來」,二個人共同「」起一塊桌子,講做「一人 一頭」,「捧(phâng)」、「扶(fû)」、「捊(púe)」,不但佮 pô  ê 發音無符合,對原來 ê 意義也會產生紛擾。 既然不是漢語來 ê 詞,其實無啥乜「正字」,準講有也顛倒歹讀。 

是一句很常用的動詞,發音與「菩薩」的「菩」相同,會用得借用「菩」來寫,親像:

(1) gâu (很會拍馬屁)

(2) 菩起來,

(3) būe 起來,

(4) būe 贏…anni。 

若嫌「菩」字草頭,加「手部」寫做「」嘛可以,不過這外字造字,būe用得傳送;需要傳送 ê 用羅馬字寫做:pô 卡適當。

TOP

唭里岸?

台北市 ê 捷運系統淡水線有一驛頭叫做「唭里岸」,dīh「石牌仔」佮「奇岩」之間,奇岩佫過去是北投。「唭里岸」此三字漢字用台語發音可以讀做:kī-lí-gān 或是 kī-lí-fwā,車內 ê 廣播是 kī-lí-gān,問題是「岸」字安怎發音?「唭里岸」此三字漢字當然是漢人寫 ê ,若用北京語發音讀做ㄑㄧ ㄌㄧˇㄢˋ,「岸」字讀做 án

安倍明義 ê 《台灣地名研究》講是:西班牙人仿照菲律賓群島中北西灣 ê 地名 (Bahia-Irigan)Irigan Ketagalang ê 地名接頭詞 ki 變做 Kirigan ê 。不過安倍所講 ê 地名接頭詞 ki,除了Ketagalang 佮「圭母卒社」有 k 字頭以外,na 親像無啥乜根據。

日人學者土田滋根據淺井惠倫生前,按 Ketagalang 語最後 ê 傳承者潘氏腰女士口述收集 ê Basai 語彙稿整理出版 ê 《台灣•平埔族言語資料整理分析》有:kinjijan 一詞,註明是「家」,日語 ê 「家」參台語 ê 「厝」相仝,「兜」無仝,是指所 ê 建築物佮伊 ê 範圍,現代台語講做「厝宅」。

西班牙時代,Kimazon (淡水河) 擴展到「唭里岸」一帶,「唭里岸」dīh 淡水河岸邊,一定是好踦企 ê 好所在,有真多「唭里岸」人 ê 厝宅,所以「唭里岸」人講遐是尹 ê kinjijan

Kinjijan 發音 ki-ni-ian,台語kāh "ni"  講做 " li " 是極平常 ê 代志;「唭里岸」讀做 Ki-li-án,「岸」照中國語發音讀做 án,因為「唭里岸」是 Chines 用尹 ê 發音寫 ê

TOP

● 硌硞馬仔是啥乜款馬?

台語有一句諺語講「硌硞馬仔罔騎」,舊腳踏車、舊「烏都覓仔」,騎矻硞叫 ê ,都攏會使日叫做「硌硞馬仔」,查某囝仔驛馬跁跁走 ê ,原哪 hōh 人叫做「硌硞馬仔」,不過諸伊攏是衍生出來 ê ,「硌硞馬仔」原來是 le 講「恆春馬」;「硌硞 (lokqoq ) 」此句詞拍算是對外語 local 來ê ,指本地、役是當地 ê 馬, le 講「台灣野生馬仔」。

ê 朋友藍敏女士 (已經過身) 講:伊 ya 做查某囝仔 ê 時,尹阿兄出入攏騎日本馬仔,尹講伊kāh 尹阿爸討講伊嘛 beh 愛一隻馬仔 tāng 騎。

藍女士講:日本馬仔卡県崵,彼噂仔伊身無夠,hâmh  būeh 屹屴,尹阿爸即 kāh 伊買一隻「硌硞馬仔」hōh 伊。藍女士講:「硌硞馬仔」卡細隻,嘛佫不比日本馬仔,真歹騎,無歡喜kāh 你馬翻沙,呣kāh 你卸馬鞍。

「台灣野生馬仔」到藍女士少年 ê 時代,着干吶偆恆春只有呤呤,今仔己經滅種去,這是「硌硞馬仔」 ê 悲哀。

 根據報導,日本琉球 ê 與那國 (yonaguni) 島今仔役有幾十隻「與那國野生馬仔」,受當地政府 le 保護。與那國島離咱 ê 宜蘭比台北到新竹卡近,尹 ê 觀光口號講「拍開窗仔有看見台灣島」,按地緣來講,「與那國野生馬仔」佮咱 ê 「硌硞馬仔」應該是仝一種馬仔。

就語言參文化 ê 關係來講,「硌硞馬仔」此句話,老、攏知影,可見卡早台灣人佮「硌硞馬仔」有真密切 ê 文化關係。台灣人對「罔騎」變成「無愛騎」,今仔去與那國才有「硌硞馬仔」 tāng 看。

TOP

「術仔」是啥乜?

于一擺,前立委蔡啟芳先生批評某前立委,因為誹謗前總統婦人曾文惠女士案件,hōh 法院判處罰鍰確定了後,開大言講絕對無 beh 向曾女士道歉,嘛無 beh 繳納罰款,嘛仔聽講法院 libbeh 來強制執行啊,着恬恬仔偷去繳錢,卡免夆拘提去,講 na le 講,做 na le 做,完全無仝款。蔡啟芳講:此款人是 "sut'la"  (術仔)。

 "sut'la" 此句話是對馬來語 ê "nasut" ê ,『馬來語辭典』講:"nasut" 是一句阿拉伯語,sut是「人」,加冠頭詞 na 變成「人類」的意思。

Ketagalang  ê  Basai 語 kah  Kavalang 語叫「漢人」叫做 patsut (vatsut)patsut 是由 pat sut 所組合 ê 是「別人」,是對「非我族人」或「非本地人 ê 稱呼。

南部的 Sideia 語參 Favorlang 語叫「漢人」叫做 patlangpatlang 嘛是 pat lang 所組合 ê lang 是馬來語orang () 失去頭音 " o "  演變來 ê patlang是「別人」,佮 patsut 仝款,也是對「非我族人」或「非本地人 ê 稱呼。

中南部口音,sut  ê  入聲退化去,變成講做 "sou" (像:紹族)。台語有「你此(zid) sut-e」或是「hid sou-e」,意思參中國話的「你這個傢伙」、「那個傢伙」相仝。台語 ê  「仔」連接名詞後壁時,表示是「小 ê  」、「卑鄙 ê  」,或「所有」,或是「屬性」。"sut'la" (術仔) 是 sut + ê  模式,sut 是「人」,連接「仔」,此句話 ê  意思是「卑鄙 ê  小人」。

TOP

●「碗糕」是叻講啥乜碗糕?

「碗糕」是 "kokvih" (谷鱉) 的衍生語,對伊斯蘭教徒頭殼頂戴 ê  彼頂「碗哥帽仔」叫做 "kokpiah" 來 ê 。不是伊斯蘭教 ê  人看着伊斯蘭教徒戴「碗哥帽仔」,感覺 "kokvih-kokvih" (谷鱉-谷鱉),表示「怪怪、莫名其妙ê 意思。 "kokvih" (谷鱉) 「碗哥帽」,所以講「你是 le 戴啥乜碗哥帽」,簡省講做:「le 戴啥乜碗哥」,後來衍生講成:「講啥乜碗糕」、「看啥乜碗糕」、「笑啥乜碗糕」

TOP

●「凸槌」是凸啥乜槌?

「凸槌(ㄊㄨˊㄔㄨㄟˊ)」是用北京語音寫台語 ê  "tud-cê" (趉箠),"tut " (趉) 是「脫落」或是「脫離」,"cê " (箠) 是「竹鞭木鞭」或是「竹桿子」。「趉箠」是講挑水 ê 人,一旁水桶「趉」出箠外,結果雙頭水桶攏總cia-cia 倒。意思是講「有所冒失」,「凸槌」 ê 應該寫做「趉箠」卡適當。若嫌漢字歹寫,寫做:" tud-cê" 就可以

TOP

「口水戰」是啥乜戰?  

中文報紙講:立法院攏 le 「口水戰」。北京語 ê 「口水」是嘴渃(),所以講「口水戰」是「嘴渃戰」。其實此句話是對台語翻譯過來 ê 。中文 ê 」台語講做「嘴」,「口水 ê 台語是「嘴水 (cúi-súi)」不是「嘴渃」,所以「口水戰」是「「嘴水戰」,品啥乜人「嘴水」卡好,卡爻講話、卡爻罵人,卡爻講白賊話。北京語 kah 台語, 一丈差九尺

TOP

「給我拍」是啥乜人拍啥乜人?

kāh  我拍」常常有人寫做「給我拍」。『老師他給我打』是一句 hō 人 le 流傳 ê 笑話,到底是「你拍伊」或是「伊拍你」?  這是台語文法 kah 中文文法無仝,卻用中文文法來寫台語 ê 時所產生 ê 錯誤。「給」是「與」,「給我拍」的台語是「hō 我拍」,就是北京語 ê 被我打,意思拄拄仔相反。雖然台語也有「ka 我拍 死」此句話,不過這是講「為我把 (他) 打到死 ê 意思,若寫做「給我拍 hō 死」,意思着 būeh 通。

TOP

●日頭赤焱焱

「搶孤」是叻搶啥乜「孤」?

龜毛是啥乜毛

語源

唭里岸?

●硌硞馬仔是啥乜款馬?

「術仔」是啥乜?

●「碗糕」是叻講啥乜碗糕?

●「凸槌」是凸啥乜槌?

「口水戰」是啥乜戰?  

「給我拍」是啥乜人拍啥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