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  由地名看... 由地圖看... 由距離看... 由地文看... 由水文看...  回首頁

 

 

.4

 

距離 Favorolang 村莊

在哪裡?

 

回到江樹生譯《熱蘭遮城日記》,根據大員商館長官范得堡所記錄,第 1 次 (1637 10 月) 及 2 (1638 11月)  出征日記,逐日清楚記載關於荷軍行軍起迄地點、距離與時間關係,簡明地歸納如下:  

第一次出征:

16371025日星期日 ,為了征服華武壠,范得堡長官帶領300個士兵,搭乘68艘舢舨,從大員出發,向北方航行了3個小時,很快來到了馬沙溝,就在那裡靠岸過夜。

1026日星期一,早上10點鐘,船隊再從馬沙溝出發,乘著西風航行, 當天下午來到一條不知名小溪 (按:應為塭港溪,即現在的朴子溪) 的溪口,在那裡過夜。  

1027日星期二,清晨荷軍駛入那條不知名小溪,發現龍骨下面的水很淺,因為尚未滿潮。航行了約一浬( 1.853公里 )以後,因為低潮,舢舨就擱在很多沙洲的河床上,無法航行,所以就在那裡靠岸,就這樣,自早上10點鐘等到下午4點鐘,等到高潮,才又上船,連夜從那沙洲上拖行了約一浬( 1.853公里 )路。

1028日星期三,越過那沙洲以後,船隊又駛入深水地帶,抵達笨港溪口,稍作休息後繼續前進,於中午時來到一座小森林,在那裡登陸,會合尤紐斯牧師召募來的原住民,並在那裡過夜,準備明天再出發。

1029日星期四,清晨開始離開那座小森林,從陸路向華武壠前進,大約走了5( 9.3公里 ) 下午3點鐘左右抵達華武壠溪,在那裡停下來休息吃飯之後,繼續行軍,又走了2個小時 (估算約2.53公里),來到一處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防的地方,全軍在此地紮營過夜。

1030 星期五,清晨拔營,行軍到10點鐘,又走了約有1又4分之1(約 2.5公里路,才抵達華武壠大村莊附近看見有一個華武壠人從一個小丘陵地走下來。當天上午11點鐘,荷軍開始攻擊,射殺了至少二十二個華武壠人,殺傷了很多莊民,放火把所有的房屋和稻黍燒為灰燼。然後,於傍晚時分,回到上述堤防的高地上紮營過夜。

 

( 1 次出征時荷軍的行軍路線距離圖)

第二次出征:

16381127 ,為懲罰那個華武壠大村莊令人無法忍受的行為,大員商館長官范得堡率領210個士兵,搭上48艘舢舨,從大員出發要前往塭港Wankang,遇到強烈北風,無法升帆,就用槳划著前進,當天晚上來到馬沙溝(Bassicou)上游 ( 0.5公里 )的地方,在那裡靠岸過夜。

1128 清晨,用人力把所有舢舨拖過約有五艘舢舨長度的陸地;因為海上風浪很大,放棄由馬沙溝水道航行出海,留在那裡是北緯237分的地方,一直等到過了午後之後才繼續航行,於當夜晚上抵達塭港,見到尤紐斯牧師已經在那裡等候,約好明天要在那奧良耶小森林(Bosje Orangie)跟荷軍會合。

1129 ,天亮後一小時,搭上述舢舨從塭港出發,在北風與小雨中,乘著早潮迅速通過「塭港」那片寬大的沙洲,於中午時,大部分的船隊都已來到進入那條無名小溪的 (約1, 4公里處,在那裡等到下午漲潮時,才迅速前進,從這內陸河川航行抵達了笨港溪口,經過一片沙洲,在那裡一方面有一道寬的河流從「塭港」流過來,另一方面有一條溪水從笨港流過來,會集漲高,舢舨乃得以利用這高水位航越該沙洲,不然的話,如果是半漲潮時就須用人力把舢舨拖行十五分鐘,才能越過該沙洲。約於太陽下山後兩個小時,大部分的船隊已經進入那條笨港大溪口,在那裡等候所有舢舨到齊,並在那裡過夜。

1130 ,昨夜所有的船隊在笨港溪的溪口會合之後,今天清晨繼續前進,於中午時抵達奧良耶小森林,該處位於北緯23度。在此地所有船隻都拖到岸上,要等候尤紐斯牧師和他召集來的那些原住民;於傍晚時,尤紐斯牧師和他召集來的人馬都到齊了,把出擊的所有事情都提前準備好後,就在小森林裡過夜,等候明天出發去攻打華武壠。估計奧良耶小森林距離華武壠大村莊大約還有8 (15, 75公里 )路程。  

121 ,清晨排好隊勢,在北風吹拂下出發,開始向華武壠行軍挺進,約於中午時,來到當地居民稱為Tsaba的那條大的華武壠河附近。荷軍來的地方,該河的北岸與西南岸之間約有一個步槍射程的寬度,位於北緯2339分,離奧良耶小森林大約4 ( 8.34公里 )路程。全軍在此休息並進午餐後,一點鐘時再度啟程行軍,於傍晚時來到距離華武壠大村莊大約 ( 1公里 )處,望得見該村莊的地方紮營,該村莊的人出現在一個高崗上…。估計從奧良耶小森林到那華武壠大庄約有15, 75公里 路程。  

 (2 次出征時荷軍的行軍路線距離圖)  

 

比對范得堡的二次出征日記,雖有若干距離上之差異,仍可以看出,兩次出征的行軍路線大抵相同,且二次出征都是在奧良耶小森林設置灘頭堡,集結人馬,然後行軍進迫 Favorlang 村莊的多虧范得堡留下了那麼詳細的行軍路線記錄,只要定出奧良耶小森林的確實位置,再按圖索驥追蹤到「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防就能夠找出被攻打的 Favorlang 村莊的確實位置。只可惜時在十七世紀上葉,衛星導航這類科技器材尚未聞世,出征記錄也未有測定方位的記錄,才會留下不確定的變數。  

關於奧良耶小森林的位置?

為了討論奧良耶小森林在哪裡的問題,再來檢討一下上述荷軍的兩次行軍記錄:

163710 26 :早上10點鐘船隊乘著西風出航,來到一條小溪…。

27 日:清晨我們駛入那小溪,發現龍骨會面的水很淺,因為尚未滿月。航行 

 了一浬路以後,舢舨就靠在多沙洲的河床,我們乃駛去靠岸,…就這

樣,從早上10 點鐘到下午 4 點鐘等候高潮,那時才又上船。今夜舢舨從

那沙洲拖行了有 1 浬路。

28 日:越過那沙洲以後,船隊又駛入深水地帶,而抵達笨港溪口…,雖然即將

退潮,我們還是於中午抵達了跟那些盟友約定要會師的地方,即一座小

森林(奧良耶小森林)

 

1638 1129 :中午,一部分的船隊來到進入該小溪的 (1,4 公里) 處,乃打算要

從這內陸河川航往笨港溪,要在那裡等候漲潮等到下午,那時才要迅速前進。我們捉到了三隻鹿以後,即都經過那沙洲,在那裡,一方面有一道寬的河流從魍港溪流過來,另一方面有一條溪水從笨港溪流過來,會集高漲,上述舢舨乃得以利用這最高水位航越該沙洲,不然就須利用半漲潮用人力把那些舢舨拖行十五分鐘,才能越過該沙洲,我們大部分的船隊乃約於太陽下山後兩個小時進入那條笨港大溪,在那裡過夜…。

30 日:昨夜所有的船隊在笨港溪的溪口會合以後,乃於今天清晨繼續前進,

往奧良耶小森林,中午抵達該處。

 

由大自然的造陸運動說起:

江樹生譯《熱蘭遮城日誌》(第一冊P 417 97 ) 為:奧良耶小森林當在今雲林縣口湖鄉西北沿海或四湖鄉西南沿海這個「認為」有點籠統,因為就今天而言,雲林縣口湖鄉西北沿海指口湖鄉下崙村附近,四湖鄉西南沿海即指四湖鄉箔仔寮一帶。可是,若就四百年前而言,情形顯然不同;其時台灣西部海線,尤其嘉南平原海岸,因大自然造陸運動,沙洲、潟湖產生最頻繁,主要原因在於夏季經常發生颱風,大地在狂風暴雨吹襲下,處處形成小溪,這些小溪沿著坡度流向低處的河流,河床因而上升,河水猛漲,夾帶來自上流的大量泥沙與礫石,以萬馬奔騰之勢衝向出海口。大量的泥沙受阻於冬季不斷吹襲的西北季風,而在離岸不遠處形成沙洲。沙洲與本島海岸所包抄的海域,成為潟湖,以容納大小溪河不斷沖刷下來的泥沙,久而淤積成為陸地。加以亞洲大陸板塊與菲律賓板塊的擠壓,使台灣陸地呈上升狀態,平均每年大約升高 0.5 公分左右

大自然的這種造陸運動,造成台灣西南部海岸線不斷向西方伸展,例如台江之浮覆,根據GPS測定,四百年來,台南地區陸地,自赤崁樓至安平海岸,向西伸展約 9 公里 ,今佳里鎮至七股網仔寮沙洲,向西伸展約 12 公里以上。

依此估算,四百年來,雲林縣地區陸地向西伸展至少也 10 公里左右。反過來說,荷治時期雲林縣地區海線尚在現在陸線內至少也有 10 公里 左右。日本天理教圖書館藏清初「舊繪台灣圖」顯示:岱仔窪 (今口湖鄉台子村) 還是像Tayoan 那樣離本島海岸相當遠的一個島。

(日本天理教圖書館藏清初「舊繪台灣圖」)

再根據 Johannese van keulen 繪製的中國沿海地區地圖及1724 年 Johannes vingboons 繪製的台灣地圖,笨港溪北方至濁水溪沿海、即今口湖鄉與四湖鄉的大部分地區都尚未浮覆,東邊接連的一部分地區恐怕也還是一片沙洲連連的潟地,通行極為困難的地方。

Johannese van Keulen中國沿海地區地圖(局部) (擷自 (擷自南天書局「台灣地圖導覽手冊」)

1724 年 Johannes Vingboons 繪製的台灣地圖 (擷自南天書局「台灣地圖導覽手冊」)

退而言之,即使奧良耶小森林是在「今雲林縣口湖鄉西北沿海或四湖鄉西南沿海」的地方,荷軍自可由 Wankan 直接航行外海,進入舊虎尾溪口登陸,前進目的地,應無理由進入笨港溪口,再陸行北上

然而,根據 163710 26 出征日記:「荷軍於越過沙洲以後,船隊駛入深水地帶,而抵達笨港溪口,在那裡讓軍隊喝了半合糖水(mutska),藉以減少遭受那濃霧的感染,雖然即將退潮,還是於中午抵達了奧良耶小森林」,說明荷軍自笨港溪口沙洲行軍至奧良耶小森林,僅使用了 2~3 小時時間,估算約 2 公里多路程。然而今雲林縣口湖鄉西北沿海或四湖鄉西南沿海」遠在離北港溪北方約10 公里的地方,根據 出征日記推算,荷軍的陸路行軍速度約在每小時 1.2 公里 左右,依此速度計算,需時約 8 小時以上,方能抵達。而且根據出征日記」:自奧良耶小森林 Favorlang 大河的距離約 9 公里左右,依此計算,那 Favorlang 大河遠在距離笨港溪口 21 公里的地方,明顯與出征日記所記述的距離並不符合。

問題在於江樹生譯《熱蘭遮城日誌》也認為荷軍來到的那條 Favorlang 大河,可能就是今「舊虎尾溪」。 當然,不能排除那時候,現在名為「舊虎尾溪」這條河流,本來就在出征日記稱為 Favorlang 河這一地方、現在的「舊虎尾溪」是後來因為迭次氾濫,河道改所形成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那時候,在今北港溪與舊虎尾溪之間,有另一條大河存在的可能性 (事實上是存在的)。但是,無論哪一種可能,奧良耶小森林都不可能位於今雲林縣口湖鄉西北沿海或四湖鄉西南沿海」,Favorlang 大河不可能是現在的舊虎尾溪,至為明顯。因為依照出征日記,奧良耶小森林位於笨港溪北岸,距離笨港溪口沙洲約 2 公里、距離 Favorlang 大河南邊約 9 公里處,而「今雲林縣口湖鄉西北沿海或四湖鄉西南沿海」還在離 Favorlang 河北邊數公里遠的地方;「舊虎尾溪」猶在更遠的地方。是即推定Favorlang 河即「今舊虎尾溪」、良耶小森林在「今雲林縣口湖鄉西北沿海或四湖鄉西南沿海」的地方、都有商榷之餘地;進而推定 Favorlang 村莊為今雲林縣「褒忠」同樣有商榷之餘地。  

 

Bosje Orengie 是甚麼森林?

就這樣瞎猜奧良耶小森林在哪裡?不如先來了解一下這處荷人所謂的 Bosje Orengie 到底是甚麼森林?然後來思考它可能存在於甚麼樣的地方?

Orengie 森林原本是為讚賞奧良耶君主而取的名字,根據簡明荷漢字典:Orengie 有桔紅色的意思,即現代荷語的 orenje,是一個形容詞,也是一個中性名詞,Bosje Orengie 也可以解釋為「桔紅色的森林」,也可以是「紅樹林森林」;若是透過唐人的轉述,也可以是「蔦松森林」,因為唐人稱呼「蔦松」為「赤榕」。紅樹林都長在河口濕地,蔦松亦都長在河口或其他地方,但絕少生長於海濱沙地。

根據 1637 1028 出征日記:荷軍「在奧良耶小森林登陸」,及 1638 11 30 出征日記描述於「中午抵達奧良耶小森林後,在此地把所有船隻都拖到岸上」,顯然的這裡所謂的「」是指笨港溪口的岸上,而不是像西部海濱那樣的沙灘。

回到 1638 11 29 出征日記,得知荷軍通過 Wankan 那片寬大的沙洲進入一條未具名小溪的 浬處,打算要從這內陸河川航往笨港溪,就在那裡等到漲潮時,才航越該沙洲進入笨港口的。也得知在那裡一方面有一道寬的河從塭港流過來,另一方面有一條溪水從笨港流過來,溪水會集漲高的地方。

再由 16371027 出征日記,同時得知那小溪上的 浬處 (即荷軍等候漲潮的地方),至笨港溪口的距離約為 1 ( 1.85公里 ) 路程。(按:16381129 出征日記半漲潮時用人力拖行舢舨十五分鐘就能越過沙洲,可能有誤,否即就不必花那麼多時間等候漲潮了)

由於上述種種資料,已可概略得知當時自Wankan 灣北部至笨港溪口一帶的情形;上述所謂「航越該沙洲進入笨港口」之沙洲,應在今朴子溪 (牛朝溪下游) 與北港溪之間的地方;「未具名小溪」應為現在的「六腳佃溪」 (六腳佃大排)。由上述「大自然的造陸運動」,笨港溪出海口的南岸比北岸突出許多,推測當年「荷軍航入「六腳佃溪」 ( 1.4公里 ) 處等候漲潮的地方」可能就在今朴子市楫仔寮附近 。(今楫仔寮距離北港溪口約 2 公里 )

其實,荷軍的行軍路線已經充分地暴露出它的行軍方向與可能的目的地,指向笨港溪出海口北岸,顯示奧良耶小森林的位置應在笨港溪北岸近出海口附近,已無庸置疑。

[荷時Ponkan溪一帶想像地圖(虛線為現在海線)]

 

 

蔦松?箔仔寮?

回到奧良耶小森林的位置。紅樹林這種植物閩南語 () 有很多名稱,淡水河地區稱為「水筆仔」,二仁溪地區稱為「茄萣」,雲林地區稱為「茄萣」、「水茄苳」或「紅緱」,蔦松這種植物即只有一種稱呼,都稱為「蔦松」。尋找地圖上,發現在今楫仔寮北方、即對面北港溪北岸的水林鄉轄區內確有名叫「蔦松」的地方。GPS 測定「蔦松」位於東徑120 13 北緯 23 31分,離北港溪北岸約 2 公里 ,北距「水林」街中心約 6.2 公里 (「水林」東距「北港」約 6 公里 )  

-------------------------------------
關於Wankan灣:此處認為VOC文件所稱的Wankan 是一個叫Wankan 的海灣的,不是村社的名稱;笨港也是指笨港溪口所形成的海灣,不是某一村社的名稱。翁佳音認為Wankan 在今八掌溪出海口北岸,即今嘉義縣布袋鎮好美村(舊稱:虎尾寮);而、一般認為笨港指今雲林縣北港鎮,但VOC文件只有Ponkan Rivier,並未出現叫Ponkan 的村莊。  

-------------------------

資料顯示,昔時笨港溪尚未改道之前,原本經由今北港鎮北方流向西南,經今樹仔腳、湖仔內、蔦松等地流入笨港灣注入澎湖水道,是後來因迭次氾濫,河道改移,才逐漸形成為現在的河道,使樹仔腳、湖仔內、蔦松這些本來位於岸邊的地方逐漸遠離岸邊。假定奧良耶小森林就在現在的「蔦松」這個地方是可以成立的,那麼已知奧良耶小森林,距 Favorlang 村莊約約 15 公里 ( 8 ),只因二次出征日記都缺少行軍方位的記錄,為此權且以「蔦松」為據點,以 15 公里為半徑畫一同心圓,來尋找可能的 Favorlang 村莊的位置。結果顯示出現在同心圓弧線附近的,依時針方向,有:雲林縣四湖鄉的溪尾村、台西鄉牛厝村、東勢鄉嘉隆村,以及元長鄉的合和村、元長、客厝、內寮等地;褒忠並不在此一等距線附近

不過,若以箔仔寮 (口湖鄉與四湖鄉交界附近) 為據點時褒忠確實也在半徑 15 公里的同心弧線上。然而如前述,自北港溪口至箔仔寮的距離並不符合於出征日記所記述的距離,況且其時海線尚在箔仔寮內陸約 10 公里處,以此計算半徑 15 公里的地方已經越過褒忠抵達今馬公厝的地方了。

 

下面是與討論的 Favorlang 村莊的位置有關的附近村莊之間實地測得的距離:將之比對於出征日記所記述的地標距離,雖不能說是一目了然,亦有助於看出一點端倪。

蔦松至水林直線距離: 6.2 公里

水林至牛挑灣直線距離: 3.2 公里

牛挑彎至紅毛路直線距離: 1.5 公里

紅毛路至番仔厝直線距離: 3.2 公里

番仔厝至番仔溝直線距離: 1.2 公里

水林至北港直線距離:6 公里。

蔦松至北港直線距離: 8.85 公里

蔦松至元長直線距離: 15.9 公里

北港至元長直線距離: 9 公里

元長至褒忠直線距離: 6 公里

北港至褒忠直線距離: 15 公里

蔦松至褒忠直線距離: 17.42 公里

下湖口至箔仔寮直線距離: 12 公里

箔仔寮至褒忠直線距離: 15 公里

 

其他路線的問題:

前述迄至 1637 10 28 第一次出征登陸奧良耶小森林之前,荷人對於 Favorlang 村莊的情形,可說一無所悉,為此,曾經派人探詢前往華武最適當的路線。根據《熱蘭遮城日誌》:范得堡曾於 1637 5 22 接獲一艘來自塭港,載滿石灰抵達大員的戎克船所帶來掌旗官佩得爾和助理 Van den Eynde 寄來的信,說:「他們已經遵照長官閣下的去函,盡可能去探詢,將來前往華武最適當,最近的水路或陸路,已經從一個去過那裡兩三次的唐人得悉,他的旅程一直都是從麻豆去Taylolan,從那裡走一天到達Terribo,再從那裡一天就到達華武壠,這一天的道路是稀有的,繼續有著一條平坦暢通的道路,因為在Terribo與華武壠之間,只有一條必須經過的河流,那條河流,在北風季節,水深約半個人的深度,在南風季節,就因雨水氾濫而無法通行也有人說,可以從塭港前往華武壠,根據道路的距離,只要途中的那五、六條(我們)還不認識的河流不造成阻礙,從陸路兩天之內即可到達」  

關於這段記事,江樹生譯《熱蘭遮城日誌》[125] 說明:「該河流介於斗南與褒忠之間,應係今北港溪上游的虎尾溪」云云,與實地的情況並不相符。斗南位於北緯 23.41∘,褒忠位於北緯 23.43∘,介於該河流的兩個村莊是斗南鎮與土庫鎮,褒忠還在土庫西西北方約 10 公里 處,且位於舊虎尾溪北岸,從斗南到褒忠除了必須經過掌旗官佩得爾和助理Van den Eynde 信中所說的「條河流」,還須渡過舊虎尾溪,並非「只有一條必須經過的河流」不然就得繞道虎尾,經馬公厝才能夠抵達,但這條路那時候恐怕還無法通行。「只經過一條河流」能夠抵達的地方,顯然不是現在的褒忠一帶;而,掌旗官佩得爾和助理Van den Eynde 信中並未提及Docowang (土庫) Goumul (猴悶) 這等地名,可見該唐人所走過的並非經由土庫這條路線,而是另一條路線。

古時的 Terribo 社在今斗南鎮南邊的舊社一帶。如由舊社向西直行,到田尾 (大埤鄉田尾村) 渡過笨港溪;考慮古時候的環境,在一天之內能夠抵達的地方,應該是現在的雲林縣元長鄉一帶。

依出征日記換算:既知自笨港溪口沙洲 奧良耶小森林約 2 公里奧良耶小森林 Favorlang 溪約 9 公里 Favorlang 溪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約 2 公里、自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至Favorlang村莊 2 ~ 3 公里。

比擬出:自笨港溪口沙洲行約 2 公里抵達今雲林縣水林鄉蔦松村附近、自蔦松村附近行約 9 公里抵達牛挑灣溪 (水林鄉番仔厝附近)、自蕃仔厝附近行約 2 公里抵達匯流處 (北講鎮番仔溝農場附近)、自匯流處 (渡過分流-元長大排) 行約 2 ~ 3 公里抵達元長附近。

由距離的角度來看:1637 年及1638 年兩度遭到荷軍征伐的 Favorlang 村莊今雲林縣「元長」附近之可能性最大。

----------------------------------------------

關於虎尾溪:屬北港上游,它的範圍有二種說法,一說經過虎尾鎮平和厝以下為北港溪,其上游為虎尾溪,另說經過嘉義縣溪口鄉田林腳以下屬北港溪,其上游為虎尾溪。 依照前說,上述通往Favorlang村莊必須經過的河流,應該叫「北港溪」而不是虎尾溪;依後說,才是虎尾溪。經濟部水利署即統稱該河流為北港溪,虎尾溪為流入北港溪的支流之一。 在荷人的文件之中、如台灣傳教師呈巴達維亞行政廳關於傳教師派任的報告亦都統稱該河為 Ponckanse rivier,未有近似「虎尾溪」河名出現。江樹生譯《熱蘭遮城日誌》譯Vavorolangh rivier 為「舊虎尾溪」,指東西向流經今雲林縣土庫鎮、褒忠鄉與元長鄉交界及東勢鄉與四湖鄉交界,由台西鄉出海的那條河流,是另一條河流。

關於江樹生譯《熱蘭遮城日誌》 [23]:引楊森富研究說: Taylolan 諒係 Tailoan之另一寫法,譯義「牛埔」,指可能是今嘉義縣六腳鄉之牛埔,在六腳鄉蒜頭村南側云云,有些唐突。名叫「牛埔」的地方處處都有,怎麼突然間冒出前後並不關連的蒜頭村南側村落,令人費解。Taylolan 應該就是 Taylo-lan,就是Tilo-lan Tilosen 「諸羅山」或「諸羅山人」,Tilolan 應為「諸羅山地區」(參看:關於 lang )。當年郁永河也是走了同一條路,由麻豆經倒咯嘓、諸羅山到他里霧社而抵達柴里社。

 

 

 

 

TOP


由地文看Favorlang村莊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