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  由地名看... 由地圖看...由距離看...由地文看... 由水文看...  回首頁

 

 

 

.

 

 

水文 Favorolang 村莊

在哪裡?

   

再度回到范得堡的出征日記:大體上而言,兩次出征,荷軍都採行同一路線,即「由笨港溪口前進登陸奧良耶小森林,然後從陸路行進,來到Favorlang ,繼續前進來到一處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又繼續前進,才抵達Favorlang 村莊附近。  

由於此,解讀出「奧良耶小森林」、「Favorlang 」和「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之位置成為探索「Favorlang 村莊」之位置的連貫關鍵地標。

關於「奧良耶小森林」,江樹生譯《熱蘭遮城日誌》認為「虎尾」之稱諒與 “Vavorolangh” 發音有關,華武壟大河即今之舊虎尾溪,因此認為「奧良耶小森林」在今雲林縣口湖鄉西北沿海或四湖鄉西南沿海Favorlang 在今雲林縣褒忠」。其推論基礎,無非建構於「華武壟大河即今舊虎尾溪」;反過來說,假定「華武壠大河」並非舊虎尾溪,而是另一條河流的話,結果就會受到推翻。

前章曾經討論過,江樹生譯《熱蘭遮城日誌》推定「奧良耶小森林」在今雲林縣口湖鄉西北沿海或四湖鄉西南沿海,在距離上與出征日記所載並不符合,而且還必須跋涉通過幾公里長的潟地沙洲,沒有理由相信荷軍會有這麼笨拙的戰略計劃。但為了驗證舊虎尾溪是否就是「華武壠大河」?權且依照江樹生譯《熱蘭遮城日誌》,假定「奧良耶小森林」是在四湖鄉西南角落的「箔仔寮」附近,再依荷軍的行軍路程來尋找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的可能地點

---------------------------------------------

  「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江樹生譯《熱蘭遮日誌》譯為「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防」。

----------------

根據出征日記:自「奧良耶小森林」至「華武壠大河」的距離, 1637 10 29 第一次出征記載為 5 ( 9.3 公里 ) 163812 1 第二次出征為 4 ( 8.34 公里 )設以「箔仔寮」為基點,以GPS 測定 9 公里為半徑作一弧線時,此弧線與舊虎尾溪相交於東勢鄉媽祖埔村附近,位於東經 120 17 分,北緯 23 41 分。這表示依照江樹生譯《熱蘭遮日誌》之推測,荷軍抵達「華武壠大河」的地點是在今東勢鄉媽祖埔村附近的舊虎尾溪南岸。這是直線求出的地點,事實上可能在更西邊的月眉村附近。

根據 1637 年第一次出征日記:荷軍抵達「華武壠大河」之後,又走了 2 個小時 (估算約 2.5 公里 ),來到「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然而遍查自月眉村至褒忠之間舊虎尾溪南北兩岸,都未能發現有疑似「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的地方或痕跡。詢以當地人,亦未能發現有人曾經聽聞過附近曾經有過如此這般的地方。雖不能因此就認為荷時在這一帶,並不可能有「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的地方存在,進而認為舊虎尾溪並非昔日那條「華武壠大河」;然而,推定所謂「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的地方,指的可能是溪流分支的地方,或溪流緊瀕湖泊,隔著堤岸,一邊溪流一邊湖水的地方。以總督府技手小花和太郎等人的調查報告來看這一地帶地形,加以如果你也到過當地實地勘察,就會同意縱使是荷據時期,舊虎尾溪在這一帶地方不可能出現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的地方

 

(褒忠附近圖) 

 

牛挑灣溪--被遺忘的河流:  

回到前章推測「奧良耶小森林」應在今雲林縣水林鄉的蔦松村附近;設以「蔦松」為據點,於距離 15 公里 (奧良耶小森林到 Favorlang 的距離) 處,畫一同心圓弧線時,此弧線順時針方向通過:雲林縣四湖鄉的溪尾村、台西鄉牛厝村、東勢鄉嘉隆村,以及元長鄉的合和村、元長、客厝、內寮等地;以 9 公里 (奧良耶小森林到 Favorlang 大河的距離) 為半徑作一弧線時,此弧線順時針方向通過:四湖鄉鹿場村、水林鄉紅毛路,及車巷口、北港鎮之草湖及府番等地,於與紅毛路與番仔厝之間與牛挑灣溪相交。

這無疑的多出了一種可能性;假若「Favorlang 大河」是否即舊虎尾溪?尚屬難於確定的話,或者牛挑灣溪才是昔日的那條「Favorlang 大河」。

台灣是一個被水流切割的島嶼,自北而南,再自南而北,除了大家所熟悉的淡水河、頭前溪、苗栗溪、大安溪、大肚溪、濁水溪、北港溪、八掌溪、曾文溪、二仁溪、高屏溪、卑南溪、秀姑巒溪、宜蘭濁水溪 (蘭陽溪) 等主要河流以外,還有無數的大小溪流,尤其西部平原,像人體裡的血管,星羅密佈的穿流注入台海。

關係本題所要討論的 Ponkan Riever (北港溪) 以北至濁水溪、亦即雲林地區平原,自濁水溪至北港溪僅約 36~7 公里長海岸,自北而南,除了濁水溪、新、舊虎尾溪以及北港溪等四大河流之外,前述小花和太郎等人的調查報告亦僅提及「洲仔平原」有當地人稱為「小溪」等兩條小溪流,並未提及其他兩區塊(「虎尾平原」與「北埔平原」) 上的較小河川。實際上,由北而南:

 

1.「洲仔平原」還有:施厝寮溪,集本流之水,加入橋頭、阿勤厝與大有三大排水溝之

水, 由麥寮鄉後安寮出海。

  

2.「虎尾平原」有:(1)才寮溪本新水集蚊港、火燒牛稠內兩大排水溝之水,由台西鄉

蚊港西南的新興海埔新生地出海。

(2) 馬公厝大排集本身水與菁埔、海豐及程海三排水溝之水,由台西入

海。

(3) 下崙大排:由四湖鄉箔子寮入海。  

 

3.「北埔平原」有:(1) 林厝寮大排:由四湖鄉之林厝寮南方出海。

(2)大排:集本身水與洋稠厝、外埔兩排水溝之水,由口湖鄉之下

崙入海。

(3) 牛挑灣溪由牛尿港附近入海。

(4) 尖山大排經椬梧由下湖口附近入海。

(5) 蔦松大排由中港仔附近注入北港溪口。

這是距離1637 年三百六十九年後的今天的實際情形:在僅約36~7 公里長海岸,平均 3 公里多就有一條溪流流入台海。相較於舊虎尾溪以北的兩區間,「北埔平原」的溪流特別多,而且不同於一般習見的東西流向,大多向西南傾斜,由蚶寮 (青蚶庄) 至下湖口之間、即昔日的橡令湖,亦即北港溪口的北邊海灣入海。

 

 (雲林縣河川水文圖)

儘管這些較小溪流,有的實際上和主要河流如舊虎尾溪之規模不相上下,而且都是有出海口的獨立溪流,(非屬於大河的支流)。但因滄海桑田,現行地圖上一律被改稱為「大排」或「大排水溝」,致令人摸不清到底是人工溝渠?還是天然河道?須要實地踏勘才能夠摸清楚的。無法親蒞當地,只能在地圖上「按圖索冀」的人,一提起雲林縣的河川就連想到濁水溪等四大河流,看到Vavorolangh 大河」就想到可能是「舊虎尾溪」,不會想到在那附近還有一條規模和舊虎尾溪幾乎不相上下的「牛挑灣溪」(Gûhndawan-Qe),良有以也!連當地人都幾乎忘記了,是一條被遺忘的河流。  

牛挑灣溪流域: 

牛挑灣溪發源於元長鄉後湖村西 (如附圖),向南流經長北村東北東方約 1 公里處分流,一支繼續向南流,通過元長鄉中坑西邊農地,至長南村下路頭東方約 1 公里處緩慢轉向西流;另一支於分流處作 90 度轉向西流,穿過台十九號公路上之長   (長北村北方約半公里處  西方約 0.3 公里處,再緩慢轉往南方,通過元長鄉潭東村與潭西村之間,於元長鄉與北港鎮交界處,兩支流再度匯合,向西流經北港鎮番仔溝、水林鄉番仔厝、牛挑灣及口湖鄉過港與成龍 (牛尿港) 等地,由下湖口入海。

這是現今的情形;其中,自發源頭經分流處向南流,於長南村下路頭緩慢轉向西流至匯合處段,地圖上稱為「元長大排」,長約 8 公里 ,寬自不到 1 公尺 至約 20 公尺不等。自分流處轉向西流,穿過長安橋,於橋西約 0.3 公里處緩慢轉向南通過潭東村與潭西村之間至匯合處段,地圖上稱為「山仔內大排」,長約 5 公里 ,寬自 5 公尺 30 公尺 不等。自合流處至出海口段,地圖上仍稱為「牛挑灣溪」,長約 15公里,寬自 20 公尺 6~70 公尺自牛挑灣村至過港段因通過居住區,受到壓擠,河道變窄。經過農地重畫之後,隨著土地利用度的飽和,上游河道有逐漸變小,「元長大排」有西移的現象。

直至戰前,河道比現在更加廣大;「元長大排」在轉向西之後,最大寬度約 40 公尺 ,河谷最大深度約 20 公尺 ,當地人稱為「東勢溝」或「黑橋溝」;「山仔內大排」最大寬度約 4~50 公尺 ,河谷最大深度約 30 公尺左右,當地人稱為「北勢頭溝」或「水燦溝」。今長安橋東方上游約半公里處有一小瀑布,瀑布下面有一小清水潭。

資料顯示日治初期,其規模可能更大。當地人相傳,較早時代,牛挑灣溪的上游在更東方的地方,發源於更東北方的「土庫鎮牛稠仔庄」 附近,流經「埤腳」及「子茂庄」附近西側,於「元長庄下路頭」緩慢轉向西流。自匯流處以下,大部分河道沒有太大改變,連牛挑灣庄地名由來的該段河道形成如牛軛木彎曲的地方,都還依稀猶在。

(牛挑灣溪流域)

 

荷軍的行軍路線:

回到 1938121 第二次出征日記:約於中午,荷軍來到那條大的華武壠大河附近;荷軍來的地方,該河的北岸與西南岸之間約有一個步槍射程的寬度,位於北緯 23 39 分。這說明荷軍行軍的動線與河道成字相交,非 ┬ 字形相交,假定荷軍是由水林鄉「蔦松」登陸,向略正北方向前進,與抵達的那條大河就成為字形相接;亦則那條大河、至少在荷軍來到的地方,是由東北方流向西南方的。所以說北岸與西南岸之間約有一個步槍射程的寬度,是指斜線通過的距離,不是垂直通過的距離。鐵砲 (火機仔鎗) 早於十六世紀中期就由葡萄牙船傳入日本的種(Tanegasima),此時荷軍所使用的步槍應該就是這種鐵砲,有效射程距離約 100 公尺左右。以此計算,荷軍來到的地方,該河兩岸的垂直寬度距離約 7~80 公尺左右。企圖在紅毛路附近尋找一些蛛絲馬跡來作比對,發現:  

(1) 牛挑灣溪於流經海豐橋之後轉向,大體上而言,是由東北方流向西南方,尤其紅毛路

成一直線流向西南方向。  

(2) 自番仔厝的順安橋至鹿場之間河道寬度最大,約在 6~70 尺左右,過了鹿場河道逐漸

窄,但在紅毛路附近仍在 50 公尺左右。  

這些情況顯示和出征日記所記述的情形,除了緯度有些差異之外,大抵吻合。(既有 19381130 出征日記誤記「奧良耶小森林」的緯度在北緯23度, 121 記述荷軍來到「華武壠大河」的地方位於北緯2339分,當亦未盡可信。GPS 測定紅毛路位於北緯 23 29 分)。

回到 16371029 出征日記:荷軍繼續走了約 2 小時,來到一處「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假若「牛挑灣溪」就是那條關鍵的「華武壠大河」沒錯的話, 依照出征日記:這個「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地方,就在更上游約 2 3 公里,行軍約 2 小時可抵達的地方。  

自紅毛路 (水林鄉) 順著溪南岸上的小徑往上游走約 1 公里 (對岸那邊為頂鹿場),河道作約 60 度轉向正東方,河寬變大,南北岸間的寬度距離約 6~70 左右,水寬約 40 50 公尺 ,堤岸高度約高於水面 30 公尺左右。從這裡上溯約 1 公里至番仔厝順安橋 (附圖1)

 (附圖1) 順安橋西段

 (附圖2) 順安橋東段

過了順安橋,流經番仔溝村北邊,為番仔溝段,河道稍為縮斂,仍有 50 公尺 左右,水寬約 40 20 公尺 ,兩岸高度約高於水面20 公尺左右 (附圖2) 從這裡上溯約 2 公里至北港鎮與元長鄉交界處、即合流處,由東方流來的「元長大排」 (烏橋溝) 與從北方南流而來的「山仔內大排」 (北勢頭溝) 在這裡匯合,向西流穿。(附圖34 、5 )  

(附圖3 ) 番仔溝段

 

 (附圖 4 ) 合流處 (由西東看)

 (附圖 5 ) 合流處 (由東西看)

 

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

北岸自「山仔內大排」以西,現為一望無際的甘蔗田。昔日,牛挑灣溪番仔溝段北岸,東自潭內庄,北至魚寮,西至沙崙腳一帶,為一廣大水瀦名為「大牛埔潭」,東西長約 4 公里 ,南北寬約 1 公里餘。根據總督府公佈的調查報告:日人曾開挖牛挑灣溪堤岸以疏導潭水,拓為北港糖廠番仔溝農場蔗園,徒留「潭內」、「魚寮」和「溪底」等與「水潭」有關的地名,供人思古幽情。(圖5 中白色的潭中島就是今「潭西村」(潭內) 的地方)。  

5:大牛埔潭

 

自番仔溝橋以東 ,越往東地勢越稍高阜,至合流處附近兩邊堤岸寬敝而高敞,顯見昔日牛挑灣溪」自番仔溝橋以東區段緊瀕著「大牛埔潭」,南北兩岸以及「元長大排」與「山仔內大排」交匯處之間有三個小沙坵,河水由沙坵與沙坵之間低窪處穿流而過,留下了這樣的痕跡。由南岸向前看,的確是「兩邊都有清水」,站在北岸高處鳥瞰,頗符合於出征日記所記述的「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從距離的角度來看,也是符合出征日所記述的地方。  

看得見華武浪村莊的地方:

剩下來的問題:荷軍從哪裡渡過「華武壠大河」?未見「出征日記」有所記述,但 1638123 出征日記有如下的記述:「清晨拆營,走過居民在該河搭起的橋,使腳不致打濕,因為天氣很冷,乃加速前進,藉以取暖,中午過後就來到奧良耶森林」;由於這段記述,推測荷軍渡河的地點 可能在更上游、即合流處與今元長大排水橋 (烏橋) 之間,河寬較小,水也較淺的地方,否則憑那時代的「居民」豈能在一夜之間搭起一條橋?這也是認為舊虎尾溪不可能是那條「華武壠大河」的理由之一,因為虎尾溪在褒忠段附近的任何地點,河道之寬且高峭,要在一夜之間搭起一條橋絕非可能的事。

附帶一提是,根據第二次出征日記,(1638 年) 12 1 星期三:「 ……我們就在北風吹拂下出發,約於中午來到那條大的華武浪河附近,當地居民稱之為 Tsuba 」;這表示所謂「Favorlang 河」並非這條大河的名稱,而是因其位於 Favorlang 的一條大河,所以權宜稱為 Favorlag 大河的,「Tsuba」河才是當地居民通稱的名稱。核以上述「牛挑灣溪發源於更東北方的土庫鎮『牛稠仔庄』 附近,流經『埤腳』及『子茂庄』附近西側」;「子茂」(Tsu-būr) 與 Tsuba 發音極為近似,也是論證之一。

再者,根據第一次出征日記 ( 1030 日星期五) :「……但是當我們只向敵人發射兩發槍彈,他們就逃回他們的村莊去了,為我們指出(通往村莊的)那條路。 同時他們據守優勢的地方,在一條小溪的對岸,極力要制止我們」,這說明 Favorlang 莊前方還有一條「小溪」,比對於今「元長這村落當中確有二條「小溪」;一為發源於「萬姓公仔」,向西流經長南村注入牛挑灣溪上游的「山仔內大排」,另一為發源於「菩提頂崙東側,向西流經長北村及西勢尾,亦注入「山仔內大排」諸「褒忠」(埔姜崙) ,乃顧名思義,位於崙頂台地上的一個村落,距離舊虎尾溪僅數百公尺遠,就地勢而言,應無可能有另一條與舊虎尾平行的小溪存在。

有一個論證,根據出征日記,顯示奧良耶小森林的位置應在笨港溪北岸近出海口附近,已無庸置疑。那麼荷軍除必須渡過 Favorlang 大河,還要越過今「舊虎尾溪」這條更大的河,才能夠抵達褒忠,因為出征日記明明說:距離奧良耶小森林約 9 公里處有一條 Favorlang 大河。根據熱蘭遮日誌:要到 1641~42 年之間,荷人才渡過舊虎尾溪,實質的掌握了Heyaukan (海豐港) Vazijkan (貓兒干) 村社。同年 8 月西班牙人撤離台灣。

回到 1637 10 29 出征日記:荷軍來到一個兩邊都有清水的很高的堤岸…,於 10 30 清晨繼續前進,走了約 1 ( 2.5 公里) 路,來到「華武壠」村莊附近;穩然欲現這個「華武壠」村莊就在今「元長」一帶,因為在「元長大排」和「山仔內大排」所包抄的地方,自古以來只有「元長」這個大村落,別無其他村社。

(待續)

 

 

.8

 

 

 

人文 Favorolangh 村莊

在哪裡?

 

關於紅毛路古道:

牛挑灣溪的溪中島:

看得Tarribo的地方

關於元長庄沿革

人文薈萃的川中島

李大姓的鄉庄

不拜媽祖的地方

烏蠹虫創世故事的故鄉

Qam’ma與貓梨  

TOP


 

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