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姑仔魚

欖仁樹

烏龜澶

玉蘭花

秋菊

無名火

芝山岩日記

狗物語

一萬五千...

茄苳

杜蘭山

去淡水

胭脂城

咱e話 台灣閣 茨藜頭

回頭頁


 

 

 

 

秋 姑 仔 魚

 

 

 

 

 

 

 

 

 

 

 

 

 

 

 

 

普渡若過,九月早早,竹芯沰 滿土尻,秋天个腳步着近啊。

九月天,天頂親象潑着「引氣」,青矣青、云県,湠開去。涼風對遠遠个海面吹來,有絲絲仔鹹舄味參一些仔魚臊味。

下晡時仔日頭紅記記,親象一粒大粒紅柿,立卜墜落海,踏叻黃金色个石仔路,返來到厝迡,先加冊包囥好勢,着去雞稠看雞仔有攏總入稠否?這是我个責任,每日若放學返來,V先加雞仔飼好了後,才去洗澢;阿兄着去創互老牛食晚頓。

 

逶浴間出來,外口已經互烏影咧,安姈加晚頓拴好勢叻等,

「阿華,叫阿爸^阿兄食飯」,

安姈灶腳叻叫。

「好啦!阿爸、阿兄,來食飯。」

「好,好。」

阿爸間仔叻整理一可仔物件,停手出來啦;阿兄加老牛點好蚊仔薰,三人着先坐偎來飯桌仔邊。

「早起,財仔送咱二尾秋姑仔魚,不知好食否?」

安姈手迡捧一盤魚仔,對灶腳彼旁乍講乍來,加彼盤魚仔僀阿爸个面頭前。二尾秋姑仔魚嘴開開,翅尾仔翹翹,親象珊瑚刻个遐尔紅,擱白色个 仔皿內。

「財仔送兮乎?」

,講你上愛食秋姑仔魚,講伊去海口 着人叻牽罟,買着个,役活跳跳咧。」

安姈筴一塊秋姑仔魚个肉互阿爸,講:

「恁有看逘否﹖下晡个日頭足紅!」

,白露叨過啊呣…。」

「……………………」

安姈恬恬無應聲。

「是安怎想着天足紅?」

阿爸吧一嘴飯,呤安姈昑昑看。

「哪有啊!是講…,咱此間厝看西,日頭卡長,下晡時仔西照日,厝頂着紅 皅皅哦!」

安姈安呢講。

「咁有親像秋姑仔魚即尔紅?」

阿兄佇岔嘴。

「有!嘛佫,人講紅个無烏个久… 」

安姈恰若想起啥乜代志,仰頭看對窗外去,月娘役佅出來,四過烏藪藪

「啥乜代志?」

阿爸問安姈,

「咁不着?好景一絲仔久,日若落着暗摸摸啊。」

「有時月光,有時星光呣?」

我學阿爸个嘴尾應安姈,

「你佫赫講,這加紅个烏个有啥乜關係?」

阿兄用話加我拄,

「無愛你!」

一下嘴,一下鼻,加阿兄一下。

「安姈,你有聽矣否?奚灶螇仔哮 赫尔大聲」,

阿兄加耳仔向對灶腳彼旁去,加一支指頭仔比僀伊个嘴唇。

「哪會無,近來愈哮愈大聲,哮規暝規日。」

「秋虫呣,秋天着卡哮。」

阿爸故意拍斷安姈个話,

「咁安呢?」

安姈个聲比灶螇仔叻哮卡細聲。

 

親像安呢,妧一家人會僀此間紅瓦厝迡,食飯配話,講日頭紅,講秋姑仔魚好食,聽灶螇仔叻哮个日子立卜無啊,佫三日,妧一家着卜搬去台北。N

        阿爸昨昉才對台北返來,講有朋安逗仨仜,紹介入去三重埔个清潔隊叻加人拼畚溲;講今仔作穡無路用,雖然阿公有放一可仔田,此仂天年,農業破去,一年長咾咾嘛趁無我 阿兄个學費,所以決定卜 一家人去台北趁食,度看有三頓飽,會倲挏互妧兄妹仔繼續妧个學業否?

安姈泪洒流泪洒滴,講伊不甘離開此間厝。此間厝嘛是阿爸阿公个手尾个,是一間正宸護龍个古早厝,五間後有一欉大榕,拜亭仔外種一排燈仔花叻做籬笆。N 安姈不是干吶不甘離開故鄉呤呤,佫不甘放捒老牛,講老牛比我卡早着來妧兜,叻 安姈尹同甘同苦,幫阿爸種作,今仔若搬去台北,放老牛偕己是卜安怎?

  「厝咱加關咧,鴻仔伊若大漢,才互伊去怕算;老牛即寄財仔飼,有 時仔嘛挏加財仔逗犁田。」

  阿爸安慰安姈安呢講,\

  「逗陣去台拍拼,你嘛會使尋一個卡輕可个工稼挏逗添貼,年仔節仔咱即返來看看咧。」

 

  代志自安呢決定啦。膺晚是我飼雞仔个最後一擺,安姈昨昉着加雞仔賣互木山仔叔,明仔早起伊着卜來 去,財叔仔嘛講一半日仔,伊若閒,着卜來牽老牛過去。忽然間,親像規個天落來,加妧此個家跌破去。N

  出發進前暝,安姈倁灶腳叻款東款西,款一可仔碗盤仔挏卜帶去台北市用。逐個人心情真沉重,灶螇仔卻倁遐叻唧唧叫。N

  「安姈,灶螇仔踮倁佗位?」

我問妧安姈。\

  「倁菜櫥仔尻啊,攏嘛倁遐叻哮。」

  「咱加灶螇仔煞掠去台北好呣?」

  「掠會着,你加掠嗊…」

  「我逨叫阿兄。」

  阿兄加菜櫥仔開,果然看見三四隻灶螇仔,細細仔隻,親像烏龍仔孖丩倁壁角。我抻手卜加伊掠,才佫加手繾邞藂荂C心內想着不甘去拍惊尹,嘛不甘互尹去赫尔仔遠,佫遐尔仔生份个所在。N

  阿兄笑我講,我若加灶螇仔掠去台北,伊嘛卜牽老牛做伙去,我心內想:加尹放僀故鄉,有一日妧一定會佫倒返來。

 

出發彼早起,財叔仔 木山仔叔、阿姑參阿舅尹一大群人來相送。講卜趁中午以前入去台北彼間厝迡,挏安神位,安呢卡好頭彩,所以天役昒昒着卜起行。

簡單个行李擠入去車後袋仔,阿爸加祖先个公媽內,用手攬咧,坐入去司機邊仔。安姈一手提一束香,一手捾一罐水,是埕尾个沽井水,講卜提去濫僀彼旁个水頭,挏仔保平安。

我參安姈阿兄坐入去後座,車着駛起行。看見安姈个目睭唅着泪洒,越頭對車後窗仔看出去,故鄉一直遠,想V今仔起,立卜離開同學,離開親戚佮朋友,我心內嘛一一噂虛微起來。

 

來到臺北,妧兜僀倁菜寮仔附近个一間枋仔厝,阿爸一月日五千加人租个。厝邊無半欉樹,無一蕊仔花,無看逘老牛,無雞叻啼个聲;嘛無聽見灶螇仔叻哮个聲。

加厝內个代志安頓好勢了後,阿爸着開始去上班,阿兄參我即轉入去附近个高中 國中。無若久,安姈着去加人逗洗車。

安呢,一日過一日,一晃幾若年,阿爸攏三更半暝才一身軀土畚味倒返來;安姈嘛攏倁黃昏時仔才拖一身軀霑挹挹个腳步返來煮晚飯。阿爸个頭鬃一年一年白,安姈个目尾一日一日皺。着土畚味,聽着車聲若鬼叫,我和阿兄嘛一日一日大漢。阿兄旧年考入大學,今年我嘛進入高中啦。

 

     頂日仔,厝主來講:枋仔厝卜拆起來企樓仔厝,叫妧着搬走。阿爸決定卜徙去附近个一間公寓。

厝搬好勢了後,阿爸加安姈講:

「咱去對面角仔彼間海鮮店,你嘛啊,卡省佫叻煮晚頓。」

「嘛好…。」

 

進入海鮮店,我看見幾尾秋姑仔魚排倁冰櫥仔內,等阿爸點菜點好了後,我叫頭家圭煎一尾秋姑仔魚。

阿爸看着桌頂,講:

「哪會有此尾秋姑仔魚?」

「我叫頭家煎个啦。」

「呣…」

安姈加我一下,然後箸去一塊秋姑仔魚个肉,囥僀阿爸个碗迡。安姈知我个心內,伊个嘴角浮出一絲仔微笑;真久真久不曾看見个微笑。

食飯中,阿兄講:等伊大學若畢業,一定卜 一家人倒返去故鄉,佫僀彼間阿公留落來个紅瓦厝,食秋姑仔魚,聽灶螇仔叻哮;嘛卜佫加老牛牽倒返來,不互阿爸佫叻匂畚溲个味,卜互阿爸佫來田土个芳味;嘛不互安姈佫叻風饈水,卜互安姈佫來欣賞紅霞个美麗。

--------------------------------------------------------------------------------------------------------

 

------- 有•歡迎拷貝傳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