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姑仔魚

欖仁樹

烏龜澶

玉蘭花

秋菊

無名火

芝山岩日記

狗物語

一萬五千...

茄苳

杜蘭山

去淡水

胭脂城

咱e話 台灣閣 茨藜頭

回頭頁


 

 

 

 

  苳

 

 

 

 

 

 

 

 

 

 

 

 

 

 

 

 

兜个埕仔內,本來有一欉桑仔,不知有幾年久呵,一丈外県,春天若來着開新葉,着有人來偷挽,有囝仔,也有大人,有時嘛有親像媽媽个查某人,知影尹攏卜挽返去飼蠶,所以有看見做無看見,橫直葉仔挽去役會佫再發出來,這是桑仔唯一役會記得貢獻互人个天性嘛。[

若到秋天,滿枝个桑葚紅記記,引來一陣鳥仔加予啄 滿土尻,鳥仔屎糊 滿樹枝。

桑欉个樹相無,嘛佫伊有光榮个歷史,自石器時代以來着佮咱人做伙,互人叻利用。嘛佫時代無仝啊,今仔已經十取無一臧,干吶此欉桑仔不知 時恬恬萿倁 兜个牆仔角,無去管伊,煞萿 即尔大欉。

N

旧年,此欉桑仔互一陣風颱掃倒落去。和淑蓉二個人勉強加伊起來,不知是老頭啦?或是失照顧,煞枯痑死去。

加死欉頭掘掉了後,彼個所在變成一個空窟仔,拄對着冊房个窗仔口,安呢煞參牆仔外个過路人無遮無過淺現,所以決定卜倁彼個所在佫加以栽一欉樹仔。

淑蓉建議栽一欉紫荊, 查某孖講櫻花卡媄。我講紫荊欉看起來頭重尾輕,無啥好看,佫干吶「紫荊」此個名字着真少人;草山以外,台北市內罕得看着櫻花叻開,櫻花若佅開花着恰若一欉榕仔仝般樣。

我建議來栽一欉茄苳嘛卡好。第一,茄苳个骨塊媄;第二是百分之百个本土樹木,一四過有看,逐人仈。 候生贊成我个意見,自安呢決定卜加以種一欉茄苳。

 

彼日,我叫電話去互振春,加伊講卜加伊買一欉茄苳栽仔。振春內湖叻開一間樹仔園。振春講:

「你來看覓咧嘛!咁一定着愛茄苳?」

趁禮拜日有閒,我去振春个樹仔園。振春問我安怎若會選茄苳?除了頂面講个理由以外,我講:

「台北有真多路樹攏種茄苳,不啻干吶樹形媄,葉形葉勢嘛攏真媄,我愛伊一年四季青青青,不惊,不惊暑,不惊風吹雨打,攏佅落葉。」

「………所以叫做重陽樹。」

「我無愛此款名!」

振春轉一個話頭問我:

「你卜栽僀埕仔內是呣?」

「是啊!」

「安呢,你不挏栽茄苳。」

「為啥乜?」

「茄苳此仂樹仔無適合栽僀埕仔內。」

振春安呢講:

「你所看着个攏是街仔路樹,街仔路邊車煙多,空氣愈个所在茄苳萿叻愈好。」

「安呢有矛盾…………」

「佅、佅,空氣那孬,虫仔踮佅稠,才有挏萿 遐尔仔青翠。」

「咁安呢?」

「茄苳生虫仔嘛!若加種僀埕仔內,三日五日着愛濺一擺藥仔,若無葉仔會互虫仔咋去。」

「咁有影安呢?」

「着啊!這是 此行業个專業智識嘛。」

「……………」

「種一欉黑枋好呣!」

「啥乜黑枋?咁不是蘇枋?」

「仝款啦,人都攏加叫做黑枋。」

「一枝骨直硠聳,奚不好啦!」

曷無,黃葉榕嘛真媄啊!」

「哦,我上討厭彼款樹仔。」

「安怎講?」

「安呢啦,頻哪榕仔都攏嘛是青色个,安怎伊哪會變黃个?」

「這我嘛不知影,大概是加青色个基因抽掉,互予浮出卡多个黃色基因。」

「總講互人改造个叨着啦!」

「是啊!」

「親像人夆洗腦去个嘛!」

「樹仔也不是人,卜安怎洗腦……?」

「仝款啊!對榕仔來講,黃葉榕已經不是榕,是一種異形。」

「………………」

振春恰若親像無啥了解我个意思。

「我上討厭此款變種个!」

到,卜種一欉樹仔也有即尔費氣个代志,和振春拌嘴錦,拌一下晡,飲了三壺茶,代志役是無解決。振春提供个我攏無愛;我所愛个振春卻無贊成。最後,

振春講:

「樟仔嘛好啊!你返去想想咧,若決定才叫電話互我。」

 

自安呢,種樹仔个代志罣倁心頭,不是我不相信振春个話,對園藝來講,振春當然比我卡專業,嘛佫倁我个記池內面恰若不是安呢。

細漢个時,庄內个國民學校个校埕內有一排茄苳,倁庄尾个大水堀邊嘛有幾若叢大欉茄苳樹。古早時,倁咱此塊島,茄苳、蔦榕恰若萿 滿滿是,所以「茄苳」、「茄苳腳」、「頂茄苳」、「上茄苳」此款个地名一五路有。亦有「茄苳入石柳」是本地有名傢俬

茄苳此仂樹木和咱活過幾百年、幾千年、甚至幾萬年。倁空氣新鮮个古早時代,尹叨無去互虫仔咋去;是古早時代無咋茄苳葉个虫?役是古早个虫仔佅咋茄苳?役是今仔个茄苳變種啦,家己拴一身軀葉仔甜甜,甘愿互虫仔來加予咋去食?                                                 

根據兜溫个進化論,所有个動植物攏為着保護自己來叻演變,競爭之下決定優勝劣敗。振春个經驗顯然有矛盾,我个第三種假設嘛恰若也無啥合邏輯。N

記得行政院个牆腳,倁忠孝東路佮中山北路个轉角,有幾若欉大茄苳,托連先生个福,規年天青青青;對面監察院个面頭前嘛有二欉老茄苳,冬天時幾蕊葉仔若枯痑去,樹枝着生 龜蠅,倁遐卜死不死叻等春天;天母東路有二排茄苳,屬於新世代,萿 青青翠翠;倁和平東路師範大學對面个人行道內面嘛有一排茄苳,仝款是新世代,卻可憐兮滿枝黑蝝,活不如死。

一樣天無仝樣月,仝一款茄苳嘛有尹各欉个造化,仝款栽倁路邊个叨有好有孬,仝款種倁宅仔內个嘛一定有有好。我決定卜種一欉茄苳試看覓咧,無佫再考慮振春个專業意見。

 

振春叫尹候生阿章載茄苳栽仔來,講是尹阿爸特別加我選个,加茄苳種好勢了後,卜返去个時,再三交帶講:等樹仔若活好勢了後,着卡噴藥仔咧。N

這啊、奚啊,一厝內人加予沃水照顧,成個月後,此欉茄苳活好勢起來,有一人出頭,茄萣色个樹骨有手股頭仔大,一撮葉仔油噹噹,穩穩倁牆仔角;親像一個十五歲少年家,健康、紐掠俏抖。一家人攏對此欉茄苳有甲意,連厝邊个李太太嘛謳咾講此欉茄苳真媄。N

真緊三個月過去啦,一噂雨後,茄苳發新櫱出來;佫無幾日,看見幾隻尾蝶仔飛入來牆仔內,倁茄苳腳四過來曳去;佫無若久,看見一群青仔倁葉腳叻坋來屳去, 兜埕仔宛然是伊甸園。

N

清明過後,淑蓉叫我着去叫振春來藥仔。淑蓉講:茄苳聲實着虫啊!我去看詳細,真正有影,一可仔公分大、綠色个小蚜虫仔倁叻咋食幼嫩个茄苳葉仔。N

考慮健康个關係,會倲免濺藥仔盡量免,我決定用直接个方法來對付茲伊蚜虫。和寂蓉二個人足足用一晡時間,才加所有蚜虫仔通通除掉。N

嘛佫,隔日一下看,又佫是規欉滿滿是, 蚜虫仔親象對天頂沰落來,或是對土迡出來,比昨日佫卡多。N

二三工來,掠啊、啊,愈掠愈多,愈捩愈多,多 規樹頂岌岌趖。四五日後,有个牽絲吊叻葉下盪盪 ,有个開始加葉仔捲叻結繭仔做颮仔;又佫四五日後,規欉葉仔攏捲漣落去。安呢來,祇有叫振春來濺藥仔呤呤。N

振春講:宅仔內佅使日噴卡強个藥仔,伊講:若到此仂地步,其實無啥乜法度。

振春每隔一禮拜着來噴一擺藥仔,總算加蚜虫除掉啊,嘛佫茄苳嘛烏撓落去。本來茄萣色个樹骨湫白坲,一撮葉仔虯虯,恰若鳥仔巢。N

梅雨過後,葉仔沰去一大半,無沰去个開始浮出一重烏蝝。烏蝝是植物个癆病,若湠滿規葉迡,着互樹葉仔無法度呼吸,嘛會加日光遮叻,互葉仔失去光合作用。我用水來加伊洗,着是洗也洗不盡,也扢佅了。

 

安呢經過二冬啦,此欉茄苳今仔親像師大對面彼搭个茄苳,可憐兮滿枝黑蝝,活卡慘死。

振春講个話恰若無不着,茄苳無適合種僀埕仔內,連離車路卡遠个所在都佅用得,因為茄苳變種啦!今仔个茄苳着愛種僀有車煙、空氣卡孬个所在,才佅去互虫仔加咋去。N

頂日有一台發財仔車倁牆仔外叻叫賣「茄苳雞」,以前有「刺桐雞」,倁 時仔變做「茄苳雞」?拍算茄苳葉仔聲實變甜娓啦,佫五十年後,菜市仔叵定有叻賣「茄苳菜」。

士林法院个東旁邊,有一排班芝樹,樹枝長佫橝,硬攙無去,樹骨个刺剟變兀去,此仂天年,茄苳不成茄苳、斑芝嘛不成斑芝。

 

頂日去淡水,順路去北新庄尋東南阿飲一杯茶。東南尹兜面前有一個曠地仔,本來有一欉大欉茄苳,樹有三四人攬,今仔無看見啦!東南講:樹萿倁別人个地,尹卜加掘起來,咱嘛無法度,實在真無采!

老茄苳夆掘撣拺去啦,新个茄苳無適合栽僀埕仔內。若不甘加茄苳栽僀路邊叻互嗆車煙,祇好加伊種僀心肝內!  

 

--------------------------------------------------------------------------------------------------------

 

------- 有•歡迎拷貝傳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