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知死,不知走? 

1984年5月,鄭良偉教授《常用虛詞在台語漢字書面語裡的木重要性》提出台語取字 êh 五大原則:通用性、系統性、連貫性、標準性、易解性選用漢字 êh 標準。

(1) 盡量選某詞的本字,但是:

1.若有通用性真高的字就不在此限

2.若是本字有其他用途,又佫容易引起紛亂的時,就另外選字。

(2) 無明確的本字,抑是「本字」的連貫性無強的時,就利用假借、諧聲、訓用等方法,另外選卡適當的字。但是:

1.盡可能避免有可能引起混亂的字。

2.盡可能選用通用性的字。

3.盡可能避免創造新字。

  

1986年,洪惟仁教授《台灣禮俗語典》也提出台語取字 êh 兩個要點:

第一,有本字詞素應當盡量採用漢字普通用法,即會凍唅其他漢語系語文求得一致,這叫「語源」原則。

第二,找無本字或是雖然有本字但是無實用g詞素,應該採用鶴老自明末至今四百外年以來在文學上約定俗成的用法,不管是不是正確。這叫「隨俗」原則。假使一g詞素,伊亦找無本字,亦習慣通用的字,這隨在農去選用(當然亦愛有原則,譬喻講必須用「同音假借」。但是究竟用佗()一字同音字,猶未成俗以前,當然作者有充分的自由選字)

語文的使用不但要在漢語文的系統下可慮,也要兼顧社會大眾的實際接受力。使用本字非常重要,它是連係親子手足的一條途徑,具有它在漢語文發展脈絡上的第位,直得重視,但是執著於使用大眾大眾難於接受的本字,恐怕也有滯礙難行的地方。我們可以可慮方言書寫以本字為基礎,而在本字難用的地方,酌採適當的訓讀方式,或符合漢字結構要求的方言字,取長補短,使方言文學的用字,不但符合漢字系統的要求,也要兼顧到它的實用性。

 

1990年 姚榮松教授「當代台灣小說中的方言詞彙…兼談閩南語的書面語」又佫提出台語取字 êh 兩個原則:

() 字源原則:凡能找到漢字字源,而又不是偏僻字,應該寫正字。

() 俗字原則:閩南語特有詞彙,並無本字,或者本字難定,而俗字通行,則用最通行

易曉者。  

看阿公食「雞堅」脆脆,實際寫看覓咧你 dirh 知,比喻:尋 dirh êh 字若是「偏字」咧?俗成 êh mhkurh 電腦拍 būeh 出來 êh 咧?

文字化是一支雙面刀,ēh-dàngh 建立文章語,mahkurh còngh 無好勢,嘛會反倒返來傷害到語言自己。所 le êh 文字,無論「漢字」ia「羅馬字」攏是對別種語文借來 êh,不是自頭仔 dirh 專為台語設計出來 êh,往往無法度反映台語 êh 需要,反倒返來束縛語言。語言若 hōh 文字格限去,文字化 dirh 寸步難行。

台語 êh 混合語性格相當明朗,就形態論而言,包含 dirh 「南島語要素」、「漢語要素」、「日本語要素」hām季節風文化要素」等等,融合演化而成 ê;是 dīh 南島語後面注入 êh 漢語,用南島語要素做素材,融入漢語模式 êh 組織內面所構成 êh 一個大 êh Creol 語體。

現行用北京語做唯一對象所編訂 êh 1,3502 個中文字碼, hōh 中國 êh 山水、地名 kah 歷史人名佔去一大半,連寫中文,有時仔嘛 dirh 造字。借用 zid 款文字系統來寫台語,特別 hiai 漢語詞以外 êh 部分 ,尋無適當 êh 字是當然 êh 代志。若尋無適當 êh 字,連寫通台語都不可能,哪有法度寫好台語文?

dirh beh hōh 台語有法度用「全漢字文體」來寫,規世紀來,研究者拼命鑽入四、五萬字漢字êh 叢林內底去尋出「當用 êh 字」,出版了一大堆『台語辭典』,算算咧,自1991 年以來,陳修 êh《台灣話大辭典》、魏南安 êh《台語大辭典》、許成章 êh 60 萬字《台語漢語大辭典》、楊清矗 êh《國台雙語辭典》、吳守禮 êh《台語辭典》、邱文錫林憲國合編 êh《實用華語台語對照典》、林央敏 êh 《簡明台語辭典》、胡鑫麟 êh《台語小辭典》、hām 拙作 êh《台語四用漢字字源》,卡早 êh 有連雅堂 êh《台灣話語典》,新近 êh 有董忠司 êh《台語辭典》、吳崑松 êh《通用台語辭典》,ia 佫有教育部出版 êh《閩南話辭典》,多 kah 比中文辭典卡多,mahkurh 愈看愈霧 sá-sà

其中,楊清矗 êh《國台雙語辭典》有造 200 幾字私造字可能因為我比楊青矗年長一輩,保留 êh「固有語詞」比較卡多 êh 關係,我 êh 台語四用漢字字源》造了將近 700 個『康熙字典』有、「中文系統」無 êh 字, kah 幾字仔私造字。寫台語文所需 êh 漢字總數大約 6500 7000 字中間,dirh 是講差不多十分之一需要造字。

「造字」當然不是好 êh 方法,手寫 êh 時代已經過去,zim'ma  文字工作攏依靠電腦 êh 時代,「造字」無法度傳送,連輸出印刷都有問題;ia 佫,dèh 詞語 êh 發掘增加,dirh 愛一直造字落去。佫有一個 hōh 人頭痛 êh 問題,咱人 êh 心內有漢字 êh 法統觀念,無 beh 認同新造 êh 字,佫排斥中文常用以外 le êh「偏字」。偏偏有 kua「偏字」是台語 êh 常用字,親像:「咧」、「个」、「佫」。

雖然講:所有 êh 文字都是根據「約定俗成」ia 是「官方制定」dirh 會用得通用,問題是台語有北京語對立,比起日文 būeh dàngh hiahnii êh 自由 tāng 應用。Ia 佫,現階段國內準講有音韻學家,不知 dāng 時仔 ziah 會出一個親像「顧野王」(玉篇作者) ia 是「諸橋轍次」(大漢和辭典作者) hid 款偉大 êh「漢字學」學者。

王育德教授講:有百分之三十 êh 基礎語彙無漢字 tāng 寫,màih 講百分之三十,dirh 是百分之二十,連百分之十無字 tāng 寫,台語 êh 文字化都無法度完全成功。全漢字文體台語文迫 kah 尾仔 dirh 愛放棄一部分無字 tāng êh「固有詞」,逐漸傾向中文化。

lid 前中國中央書記長華國峰訪問日本 êh hid 一年 (1980) ,東京舉辦過一個 kahna 叫做「國際語文研討會」êh 會。Dīh zid 個會 ni,針對日本學者 kah 媒體極力批評中國 êh 簡體字文,講若 beh kāh 漢字kah sá-sà,不如改用羅馬字 êh 時,中國學者 (當時擔任中國教育部長) 郭沫若答講:Màih 看輕中國人 êh 智慧,中國人自清尾仔 dirh le beh kāh 中國話改用羅馬字來寫,dirh 是中國話 zid 種孤立語同音字太多,無適合用羅馬。若講簡體字不好,羅馬字卡好,beh 改用羅馬字進前 dirh 愛先 kah 中國話改 適合用羅馬字來寫,ziah ēh-dàngh 改用羅馬字。

仝款 êh 理由,台語 zid 種語言有一部分「詞語」無適合 êh 漢字 tāng 寫,若 beh 用全漢字文體來寫台語,dirh 愛先 kah 台語 適合用全漢字來寫,這是我上煩惱 êh 所在。

全漢字文體台語文恐惊仔嘛會 lud 落 「30 年代鄉土語文運動」行過 êh 車輪溝,hid zunna êh 人拒絕蔡焙火 êh「教會羅馬字」kah 郭秋生創造「台灣字」êh 想法, bueh 曉合用「羅馬字」 ia「台語假名」êh 方法,一味想 kong台灣之語傳自中國,高尚優雅,且有出於周、秦之際」不知 dngking,終歸尾仔碰 dirh 絕壁,dīh 無殖民政府 êh 壓力,顛倒有外人 (日本學者) 相幫 êh 環境中,無病而死。黃石輝講:「以其自殺,不如殺敵」,不願自殺 êh 人逐漸墮入中國白話文 êh 金箍。 êh 同鄉先輩本土文學作家蔡秋桐先生早年寫過真好 êh 台語文學,後來受白話文影響,常常摻入中文法來寫台語文,自安呢煞無法度繼續寫作。

人講「台灣牛知死,不知走」,叨 libbeh 一世紀啦,咁聲實無死 būeh zid

 

Aūhfûe: 

* Mail hō Gua: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