佫講 ê 角度

 

進前有講過,就「話」êh 角度來講,林文平 先生 êh 詩讀起來順口,卡符合台語 êh 語感 kah 語音習慣。Zid(2012-1 /25) êh《台文戰線》又佫有刊林文平先生 êh 詩:『看見援中港濕地』,引起我 êh 興趣:

 

『看見援中港濕地』

一堀一堀

拋荒的魚塭仔

是土地靈魂的目睭

夾佇後勁溪佮典寶溪之間

撐金金咧看城市的風雲

 

兩條五花十色的溪水

來到遮,只偆一款虔誠

定定用深閣沉的屈勢

咧試拖海峽的鹹 tsiánn

 

有時陣,遮變成一澹濕的肺

牽挽台17線公路來來去去的車輛

佮蚵仔寮外海往往回回的船隻

吞吞吐吐的氣絲

但是,一滴海茄苳的目屎

•   一點紅管仙的汗

才是伊上大的牽掛

這種牽掛寫出濕地上鮮尺的主張

 

黃昏的日頭

佇海茄苳佮移民來的苦林盤之間

洩出一港一港向夢,當咧閃熾

有一陣白翎鷥展翅

捲來一波一波鹹閣鹹的海湧

將濕地的光景豉(sīnn) 起來

一時間,港都的海風

又閣升一key

 

討論 êh 點:

(1)紅管仙」:作者註講是「招潮蟹」,《台日大辭典》上卷 21 頁下欄第一行:「紅管

管獅」:() 一種淡水產小蟹。澤蟹。意思是:一種「腳-kong 紅紅 êh 細隻 nzyazúii 毛蟹。招潮蟹」、彰、雲、嘉一帶 êh 人叫做「giahvehnsyihya (y白扇仔)

 

(2) 尾仔第 9 行:「這種牽掛寫出濕地上鮮尺的主張」,zid 段可以讀做:「這種牽掛寫出濕地上『鮮尺』的主張」,若用純台語 êh 角度也可以讀做:「這種牽掛寫出濕地『上鮮尺』的主張」,因為「濕地上」真歹講是一句純台語;不過,既然頭前有「夾佇後勁溪佮典寶溪之間」,想 kong ia 是讀做:「這種牽掛寫出 [濕地上] [鮮尺] 的主張」可能卡正確。

鮮尺」是啥乜?真歹勢!「老猴跋落樹」,我直接 êh 感覺是一個地名,因為北部新店附近有一個所在叫做「屈尺」;或者是啥乜植物 êh 名。不過,嘛有可能是一個形容詞,若是一個形容詞, 是「鮮」kah「尺」合成 êh 一個新造詞 ()

問題出在「尺」(cirh) zid 句話,查了台日大辭典dīh (下卷第 194 頁中欄 ) kānnā 有:

u尺」………量長度 êh 傢俬。 

v「臅」………êh 膵臟。

w「螫」……… 蟲刺咬。

x「浞」……… 用水抹濕。

漏去表現親像中文 êh「鮮明的」、「班班可見」或「歷歷可見」êh 詞語,親像:傷痕一 qang cirh-cirh」、「qang kah cirh-cirh」、「尻倉 kauh kah cirh-cirh」。其他台語辭典包括我 kahkī êh台語四用漢字字源》攏漏去 zid 句詞,尋無會用得應用 êh 漢字,是一句沉 dīh 甕底 êh 固有語,「尺」可能是作者假借 êh 漢字。

 

 

Mhkurh,若是「鮮尺」(sen-cirh) 我安怎讀、安怎想,叨無法度感受作者所 beh 表現講 êh 心情 kah 意義,查了三日 ziah dīh 網路頂 kûan 查 dirh「鮮尺」原來是 beh 讀做 ncyīcirh (台羅:tshinn- tshioh)。 

Ncyīcirh ( 台羅: tshinn-tshioh)、台日大辭典dīh ( 下卷第 121 頁下欄 ) 尾仔行寫做:「嫩鮮」;「鮮尺」、「嫩鮮」攏是假借 êh 白字,問題是台日大辭典êh「嫩鮮」屬 會意,「鮮尺」是「會意」() cām 「形聲」 () 所合成 ê,「會意」讀也 būeh 用得,「形聲」讀 也 būeh 用得。

其實「鮮尺」、「嫩鮮beh 讀做 ncyīcirh (台羅:tshinn- tshioh) 比寫做「青尺」卡困難。 Mhkurh「青尺」嘛容易 hông 誤會做「青色 êh 尺」,所以講漢字 dīh 台語文是有伊 êh 極限 lē   

 

 

(3) 尾仔第 5 行:有一陣白翎鷥展翅」êh「展」字,beh 讀做 dén ia 是讀 tén 呢?台語 êh déntén kah 真清楚,dén 除開「展示」以外,表示事物膨脹變大,親像:「展威」、「粒仔展大」;tén 是「開大」ia「放大」,親像:「téen 開袋仔嘴」iatéen 開包袱仔」,kah 中文 êh破綻」、「百花綻放êh「綻」字意義相通 。

白翎鷥」應該是「tén 翅」,不是「dén 翅 」,若想 kong「綻翅」怪怪,改用羅馬字比較卡直接。

下面是我用『看見援中港濕地』做底試寫 êh

 

魚塭仔拋荒

一堀一堀

kahna 地靈 êh 目睭

dīh 後勁溪 kah 典寶溪中間

kim-kim le 看城市 êh 風雲

 

兩條五花十色 êh 溪水

來到 zia 偆一款虔誠

用深沉 êh 屈勢

le 試台灣海峽 êh nzyá

 

有時 zūn 變做一個 êh

牽挽 dirh 17 線來來去去 êh

kah dīh 蚵仔寮外海 le 浮沉 êh 船隻

le 吞吐 êh 氣絲

Mhkurh,一滴海茄苳 êh baksái

   一點紅管仙 êh

ziah 是伊上大 êh 牽掛

牽掛 dirh 濕地頂面 ncyīcirh êh 主張

 

黃昏 êh 日頭

對海茄苳 kah 移民來 êh 苦林盤中間

洩出一港一港 gh-夢當 le 閃爍

一陣白翎鷥 téen

捲起一波一波鹹舄 êh

將濕地 êh 光景 nsyī  起來

 êh niahnyā

港都 êh 海風又 kurh 升一個 octave

Aūhfûe: 

* Mail hō Gua:

 

TOP